吉安新干网

有一种思念叫清明

2019-4-11 10:53| 发布者: admin| 查看: 1| 评论: 0|原作者: 裤脚胳膊|来自: 中盐新干盐化有限公司

摘要:   清明,走过一片荒草地,我将一束淡黄色的菊花轻轻放在婆婆的墓碑前。少许沉默后,眼眶中泛起了点点泪花。  婆婆年轻时是一个地主家的小姐,天生一副美人胚子。参加工作不久,便结识她后来的丈夫。在那个讲究门 ...
  清明,走过一片荒草地,我将一束淡黄色的菊花轻轻放在婆婆的墓碑前。少许沉默后,眼眶中泛起了点点泪花。
  婆婆年轻时是一个地主家的小姐,天生一副美人胚子。参加工作不久,便结识她后来的丈夫。在那个讲究门当户对的年代,为了能够嫁给这个白马王子,她全然不顾家庭的反对,半夜从家里逃出来,开启了新的生活模式。从此,无休止的争吵,便成了她们生活的主题。
  我结婚不久便搬进了新房,婆婆也被她的孝顺儿接过来和我们同住。因为知道她这些年日子过得并不舒心,知道她的辛酸与委屈,所以我经常陪她购物、逛街。尽管当时买房还欠下一堆的外债,但我仍从每月微薄的工资里拿出小部分钱给她当零花钱。即便如此,她好像还是不喜欢我。早上吃面条的时候,她总会把煮好的三个荷包蛋偷偷地放在孝顺儿的碗底,上面用面条压着。而我的那碗面条里,除了一点汤水,什么也没有。在吃晚饭的时候,她只要一吃完,就会坐在那,一直看着孝顺儿,然后把桌上的荤菜全部倒入他的碗里。留给我的,通常只有一盘青菜。也许,她是怕我吃多了会长胖吧。直到有一天,我实在是忍受不住肉香的诱惑,多次在孝顺儿碗中夹肉吃的时候,这种情况才逐渐得到改善。
  在我生完女儿坐月子的时候,婆婆忙前忙后非常辛苦,虽然她做的菜难以下咽,但我知道她已经尽力了。前来看望我的朋友有很多,婆婆逢人便会送上一句话:我儿长得真帅,这孩子呢,唉,像她妈……刚开始时我还不以为然,懒得计较。后来婆婆这种遗憾的心情表现得是越来越明显,甚至到了不分场合就当面说。终于有一天,我笑嘻嘻地对她说:据我观察,我觉得我女儿长得像我是好事。我年轻的时候呢,上我家提亲的媒人都快踏破了门槛。你女儿呢?快30岁了吧,得抓紧啊。婆婆听完这话,盯着我看了半天,几次欲言又止,最后拂袖而去。
  女儿上幼儿园的时候,有天我下班回家,刚下车,隔壁楼的吴奶奶便跑过来拉着我的手说:“赶紧回家,你女儿下午一直在发高烧呢。”“你怎么知道?”“别问啦,你家婆婆在小区里从来不和任何人打招呼,我们主动找她聊天,她也很少理我们。下午她带孩子在这里玩时,孩子一直在发高烧。我们跟她说了以后,她说小孩子玩累了,正常!哎,别说了,赶紧抱孩子上医院吧。”我飞快地跑回家。客厅里,婆婆穿了一件大红袄,正对着电视有板有眼地唱着京剧。女儿躺在沙发上,满脸通红。我二话没说抱起孩子直奔医院。在连续挂了几天点滴后,女儿的高烧终于退了下来。婆婆也像一个做错了事的孩子,默默地把家里收拾得干干净净。那几天,在我们回家的时候,灯火通明的阳台上,总能看见她那清瘦的身影在盼着我们回家。
  在女儿快上大发棋牌三公的时候,婆婆的类风湿复发了。虽然说不上什么大病,但她那疼得变形的手指告诉我们:这病,的确很痛苦。为此,我们带着她到处寻医问药,到处求偏方。她有晕车的毛病,每到一处后,只要下车,就吐得全身无力。这时,孝顺儿便会背着她前行。有的医院没有电梯,孝顺儿便背着她从楼底一直到楼顶,背到楼层中每一个需要停靠的窗口。有时路太远,孝顺儿便独自带着她的病历前去就医。尽管如此,她的病还是不见有明显的起色。那段时间,我每天早上送孩子上学后,赶紧把做好的饭菜端到她的床头,然后急急忙忙赶去上班。
  一个周末的早晨,我正睡懒觉,突然接到婆婆打来的电话。她说准备回老家养病,又说了一堆感谢的话。然后说,她在我的梳妆台桌子抽屉里放了一张存折送给我,让我悄悄收下,并嘱咐不要告诉她的其它子女,也不要让别人知道。因为她的那个“老棺材”,天天翻箱倒柜搜她的私房钱。接完电话,我从床上一跃而起,拉着孝顺儿就跑,打车追了过去。在站台上,我好说歹说终于把那存折塞进了她的口袋,但她却执意要回家。那一刻,我突然感觉少了点什么。
  日子在一天天的过去,婆婆的病情也在反反复复的发作中越来越差了。逢年过年过节的时候,我会买上一些她喜欢的衣服和一大堆的零食去看她,陪她说说话。孝顺儿则帮她擦擦身子换换尿布。她经常拉着我的手,反反复复地说:我的命不好,你看我的兄弟姐妹都在城里,我也是有工作的人,原本我也可以生活在城里。自从嫁给这个“老棺材”,我便到乡下种田,受尽了苦。我从小没干过活,没想到沦落到今天这个地步,都是这个“老棺材”害的。说着说着,便忍不住老泪纵横。
  去年年底的时候,婆婆不小心又摔了一跤,摔断了股骨,瘦得只剩皮包骨了。加上年岁已大,很多身体器官功能衰退,已吃不进什么食物了。在多次被送进ICU抢救后,医生建议我们把她带回家。但孝顺儿坚决不同意。在反反复复地抢救中,婆婆是一日不如一日。我闻讯赶到医院时,她全身插满了管子,已经昏迷一天了。在我的轻唤中,婆婆居然奇迹般地逐渐清醒。当她看到我时,眼睛突然很有亮光,嘴里却不知道在说啥。“你是想回去,对吗?如果是,你就冲我点点头。”她听完我的话后,用力地点了下头。我把目光迅速转向孝顺儿,“她这段时间一直在住院、治疗、抢救,从县医院到市医院再到省医院,因年岁已大,功能衰退,医生多次建议我们带她回家。医药费这段时间算下来也花掉了十几万元,我从来未发表任何意见。但今天,想恳请你们兄妹商量一下,最后关头,希望你们能够满足她的心愿——带她回家!”“回什么回,回去就是彻底没希望。在这里多呆一分钟都是希望。你懂啥?”孝顺儿狠狠地吸了一口烟后,又冲着我又说了一句:我会视情况而定的。
  在我回家后的第二天,婆婆再次陷入了昏迷。这一次,她再也没有醒来。在医院的最后一刻,她是平静的,就像睡着了一样。心电图的走势,就像一颗流星瞬间陨落,直至消失。
  “回去吧。”孝顺儿用手轻轻地推了我一下,把我从思绪中拉了回来。“哦,好的。对了,你明天去请个师傅把她的坟茔外表装修一下吧,她爱美。天堂没有痛苦,希望她每天都能快乐。”
  “好的。”
  再回首时,两行热泪——瞬间滑落!

最新评论

QQ|新干门户|新干论坛|手机版|吉安新干网 (

GMT+8, 2019-4-11 10:53 , Processed in 0.113719 second(s), 9 queries , File On.

Powered by 新干线人工智能科技有限公司

© 2011-2019 Xgan Inc.

返回顶部